關於武漢肺炎的二三事

《晨會》

原訂每週五早上,全(醫)院的學術討論會參加人數破百(包含主治醫師,住院醫師,醫學生們⋯),使用學校的禮堂才能容納。但疫情當前,院方改用(會議軟體Zoom)視訊進行演講。
雖有同步會議室,但因人數有限,每間會議室僅能容納20人(降低交互感染機會嗎?),只好各科來「開房間」啦!

 

《停工》

因為疫情,我多了一些病人,也少了一些病人⋯

 

病人A從事旅遊業,已經休息一個月了。因為沒事做,所以來打結石(?)

「留一顆石頭在身體裡,如果帶團在國外發作,怎麼辦?」

 

病人B是大學生,遇上有史以來最長的寒假,

「當然要來割包皮!」

 

病人C原本在某院安排要開刀,但是看過某院上了新聞,就⋯換一間醫院開刀,

「如果開完刀,被隔離,出不了院,怎麼辦?」

 

病人D是「老」病人,追蹤了數年,也打過數次結石。這次前來追蹤,要開診斷書⋯

「可以加一句,說我發燒了嗎?我不敢回北京上班」

 

病人E,是南亞人士,去年手術,原訂二月要回診複檢。如果來台灣,需要居家隔離14天⋯所以延到三月⋯更正,延到四月了(我只有看到e-mail,沒聽到聲音)

病人F是米國人,全世界飛來飛去做生意(而且有台灣健保),原訂三月要來做術前檢查,但是人在義大利⋯(老天保佑啊)

《星宇加油》

小年夜看著K董上演「王子復仇記」,星宇航空華麗登場,可惜遇上疫情,開始度小月。雖然我很想親自力挺,但是醫護人員不能出國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醫院人流也下降,住院醫師有了一點點空閒,本科主任說:

「有時間?就來寫pape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