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新聞]彰基相關新聞收集

Last Updated on 2022-06-08 by Dr. Joseph

先讓子彈飛一陣子

我先保存資料

(防止資料刪除,或是影響正確性,因此全文貼上)

2022/6/4 邱醫師臉書

一封公開信
彰化基督教醫院同仁
彰化基督教醫院董事會
以及我親愛的病人
我非常感謝楊國材主任25年前錄取我為彰化基督教醫院皮膚科住院醫師,讓我得以在民國86年7月10日開始來到彰基服務。後來在師長前輩們的指導下順利考取皮膚科專科醫師,也兢兢業業於彰基持續擔任主治醫師的工作,並專注在免疫皮膚病的發展。
然而,就在我付出四分之一世紀的青春與熱忱後,前幾天(5月30日)竟收到院方不續聘的通知書,我感到非常震驚與不解!
我們彰基的宗旨是以耶穌基督救世博愛之精神,宣揚福音,服務世人。
我們醫院的任務是醫療、傳道、服務、教育、研究。
我是慕道友,還沒有受洗,但是全心全意相信上帝。
自認為在各個方面也是盡力達成我們醫院的任務和宗旨。
這些年來在楊國材主任和各級長官、同事、同工栽培與支持下,我略述近25年來之各個面向的努力:
一、 醫療服務部分:
這幾年來本人專注於照護嚴重藥物過敏、免疫相關的皮膚疾病(乾癬、異位性皮膚炎、各種自體免疫皮膚病如紅斑性狼瘡、皮肌炎、各種自體免疫水泡病等等)、癌症治療引起之各種皮膚不良反應、罕病(例如遺傳性表皮分解性水疱症,別稱「泡泡龍」)、傷口照護、痤瘡、婦女及兒童皮膚疾病等等,全心全意在這方面付出。醫療服務備受患者和院內同工肯定。
二、 研究與論文寫作部分:
本人和也和很多專家合作出版多篇論文並指導住院醫師們完成論文寫作。也和院內院外專業人士共同做醫學研究。也是彰化醫學雜誌論文審查委員之一。
三、 教學部分:
1. 本人熱心於培育學生,希望成就更多優質醫師,榮獲院內多年優良臨床教師(109年度 、108年度 、107年度 、106年度 、103年度 、102年度、100年度、99年度、98年度),並於2020.7.7.收到教學部通知”恭喜您榮獲年度優良教師,並已累計5次優良教師榮譽,今年將於109年教師典範研習會暨年度優良教師頒獎頒發特別獎座予您”。
2. 本人也努力在學校任教,並於2019年取得教育部部定助理教授。
本人也擔任
1. 台灣醫學教育學會OSCE考官(有效期限~112年)(已再取得展延3年資格)
2. 西醫師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PGY)導師
3. 台灣醫學教育學會之一般醫學師資
4. 西醫師全人照護教師
本人也在台灣皮膚科學會擔任或曾擔任
1. 台灣皮膚科醫學會年會學術討論會之座長/講師
2. 台灣皮膚科醫雜誌論文審查委員
3. 台灣皮膚科醫學會第21屆治療指引委員會委員及教育委員會委員(since 2021)
4. 皮膚科專科醫師考試出題及口試委員
5. 衛生福利部委托皮膚科辦理醫學會皮膚科專科醫師訓練醫院認定實地訪視委員(since 2017)
6. 臺灣皮膚科醫學會倫理與法律委員會委員
7. 臺灣皮膚科醫學會性病防治委員會委員
8. 商業周刊推薦好醫師( 2009百大名醫專刊)2009年商業周刊推薦良醫.
每年年初醫院都會對主治醫師進行續聘評核,2012~2020這九年的評核,單位主管的核定結果都是”建議續聘”, 2019年之表現單位主管楊國材主任評核為優秀(評核總分88.9), 2020年之表現單位主管楊國材主任評核為傑出(評核總分97.8)。而現任陳穆寬院長於擔任皮膚科直屬副院長期間亦曾多年(2012~2016年度)簽核認可楊國材主任對本人之建議續聘。
然而,我卻於2022.5.30. 收到醫院人資之”契約期滿通知單”。單位主管許修誠主任事先完全沒有和我溝通過不續約的理由。
本人深感受傷與不解。在彰基125年的悠遠歷史中(今年是第126年)本人也貢獻近25年心力,竟然在一夕之間沒有理由的不續聘。此時,同樣受到這種欺凌對待不只是我,還有全心全意貢獻於肝臟移植團隊的前副院長陳堯俐醫師,以及肝移植大師柯志燃醫師。我們這些盡心盡力在自己崗位的員工,在彰基服務了至少四分之一世紀,很不能明白這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屬的教會醫院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
我非常想知道到底彰基想要解聘我們的原因到底是為什麼?難道是因為去年底,彰基解聘案曾上媒體,而我正是事件當事人之一耳鼻喉科蕭信昌醫師的太太。2020年12月我的先生也是不知原因被”三不”對待(住院醫師不可以跟刀、住院醫師不可以照顧他的住院病人、主治醫師不可以跟他說話)。我先生的頭頸癌症患者和其他需要動大刀的患者極多,彰基沒有外科助手,一旦住院醫師被下令不可以跟刀,他就只能開一個人能做的”小刀”而已,因此無法繼續做熱情奉獻的醫療服務,也無法指導後進,只好離職而去。而事件之後,我則是被院方單方面未經協商的調動職務。2021年12月底,單位主管許修誠主任告知我彰基總院四個門診減為兩個,改成去鹿港分院和二林分院各一門診。雖然分院需要皮膚科支援是長久以來的問題,但是七位主治醫師未經任何討論,院方直接將我一半的診別改到分院。並且於一週後即刻實施。即使如此,我還是接受指派,並且認真的在兩個分院門診,提供指派門診醫療服務。2022年3月底,單位主管許修誠主任再度告知我2022年4月起,我在總院兩個門診再減掉一個,二林分院改為兩個門診,鹿港分院維持一個。這兩次工作地點的調動,我都與上級主管張東浩醫療長溝通是否可以就皮膚科整體發展充分討論,因為醫院自2022年1月1日這種門診調動,我已經喪失學會認可的皮膚科住院醫師訓練醫院的師資資格,而且住院醫師、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醫師(PGY)以及實習醫師們的學習機會也大受影響。第一次張東浩醫療長說”門診表已經印好了”、說我太情緒化而掛我電話;第二次張東浩醫療長說”可是已經決定了!”完全不給予我溝通的機會、依直屬主管的權限任意做行政上的職務調動。(體系營運中心陳富滿處長告知我她只是依張東浩醫療長的命令執行) 。
雖然院方以減診及調動至偏遠分院的不當職務調動處理我,但見本人繼續堅守岡位、沒有自提辭呈,院方竟然就在前幾天(5月30日)以公文通知我的方式,使出殺手鐧,祭出”契約期滿不續約通知單”!
收到”契約期滿不續約通知單”後,本人努力想與人資洪麗雯主任或單位主管許修誠主任討論,但兩位均不接電話、不回覆我的email,也不理會我的院內簽呈。這些年來,我未曾每年與醫院簽契約(我只記得有民國90年7月11日簽訂之臨床研究醫師契約書),所以我與醫院的工作契約應該是”不定期契約”,院方沒有原因的不予續聘,以”不續約”為藉口不當解聘本人(至2022.7.10.連續服務滿25年),並企圖躲避本人只差10天就滿工作25年之退休金。
我不知道財團法人醫院可以用這種單方面終止不定期契約方式,解聘任何人嗎?甚至可以躲避再滿10天就應該給付的退休金嗎?難道,私人財團法人醫院就可以恣意妄為欺負弱小員工?只因為主治醫師不受勞基法保障?
疫情爆發正屬高原期,台灣中南部確診病人爆量,醫院工作人員壓力都很大,沒想到我服務25年的醫院,竟然用不當解聘的方式對待我和其他醫師。我只好用公開信的方式表述我心路歷程。
曾幾何時,2008年被醫院選為”你是我的守護者”並拍攝影片的五位醫師之一的我,成為被醫院不當解聘的對象!
德國著名神學家兼信義宗牧師馬丁·尼莫拉於二戰後1946年以德文寫成的一篇懺悔詩說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天主教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天主教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今天
我用這封公開信闡述心路歷程,為自己、也為這2年來院內備受摧殘的醫師、同工說說話
只盼望彰基這座白色巨塔,千萬不要變成白色恐怖之城
並祝福彰基在1986年蘭大衛醫師創立彰化醫館的初衷他日得以再度彰顯
醫師真誠地照顧每一個病人,醫院也可以合理地對待認真服務的醫師。
彰化基督教醫院永久主治醫師皮膚科邱足滿謹誌於2022.6.4.

 

 

2022/6/7 邱醫師臉書

我家蕭醫師請我幫他發公開信
前彰基耳鼻喉科醫師蕭信昌公開發信 2022.6.7.
我是耳鼻喉科醫師蕭信昌,2022.6.4.公開發信表達被彰基無端不續聘的邱足滿醫師是我的太太。邱醫師從住院醫師開始(1997.7.10.)就在彰基服務,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 她專注於各種皮膚免疫疾病的診治,病人口碑佳, 也是彰基皮膚科就診病人最多的醫師之一,她從來沒有離開彰基自行開業的念頭。過去半年,面對醫院高層三番二次無預警、毫無溝通討論的任意調動她的門診,雖感委屈,卻也默默承受配合。我知道她和彰基—這個讓她訓練、成長的醫院有著割捨不下的感情; 醫師的責任感更讓她拋不下長年信任她、持續接受她追蹤治療的病患。面對醫院突如其來,未有隻字片語說明,更拒絕溝通的契約期滿不續聘公告,她被迫下個月(2022.6.30.)就要離開彰基,除了難過失落,我感覺到她少有的憤怒。作為她最親密的家人, 我感到非常不忍心,我知道這是陳穆寬院長對我個人的欺淩,強行逼走我後,毫無節制的禍延我的家人。我開始覺悟到,對於自己當初被霸凌一事的默不作聲離開,只會讓這幾年來,彰基院長肆無忌憚霸凌排擠員工醫師的惡行,不斷重演。當初被迫離開工作三十年的彰基時因為家裡還有肉票在他手上於是隱忍下來,現在他把肉票處決了,我也沒有懸念了,是該有人大聲說出來, 做點事的時後候了,否則, 我將成為他加害下一個彰基人的幫凶。
我在彰基耳鼻喉科工作了三十年, 算起來還是陳穆寬院長的學長, 當然,他的醫療能力和學術工作都很優秀,三十八歲晉升教授,四十八歲更成為國內醫學中心最年輕的院長,而我只是就我所學,盡心為求診於我的病患診治服務,從來就談不上和他有任何競爭關係。2020年11月下旬,我正在開刀的時候,突然接到院長打來的電話,電話一端劈頭就是十分憤怒的責罵:不會開刀就不要開刀,不會照顧病人就把病人轉給會照顧的醫生。起初我滿頭霧水,後來得知原來是一個開完腮腺的病人,因傷口癒合不好改去他的門診看診。兩天後,他在走道上直接對我說:開這種刀也會感染,醫學中心不是你該待的地方。2020年12月1日上午晨會結束後,蘇金泉部長下令住院醫師不可以跟我的刀,不可以照顧我的病人,違背的人就要有不能考專科的心理準備。接下來的一個禮拜,好幾位原本跟我比較有話講的主治醫師,一個一個被叫到院長面前,要求他們不要再跟我講話。自此我就只能開一些簡單的鼻子耳朵一人刀,當時有一個R5(第五年住院醫師)幫忙我的病人縫傷口,再把病人送到恢復室,院長就在恢復室對他破口大罵。自此,住院醫師看到我只好躲得遠遠的。我曾經試圖找部長溝通,想問他這個懲罰的原因是什麼,這個懲罰的期限到那裡,可是他不接我的電話,不回我的電子郵件,某天我走進他的診間直接詢問他,他冷冷的回答說,要走趕快走,不要害我被罵。於是我遞了辭呈,在2021年一月底離開這個家—我工作了30年的 彰基耳鼻喉科。
你問我是不是跟他有什麼衝突?是不是哪裡得罪了他 ?老實講 ,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在彰基, 這已經是員工,醫師的日常,口腔外科幾位醫師被霸凌後出走的過程完全如出一輒,更不用說去年發生的視網膜權威眼科部主任被羞辱後憤憤然離開,和即將被逼不續聘的國內六大換肝名醫之一的陳堯俐前副院長。先在公開場合侮辱你,再調離拆解你長年建立的團隊,逼得你連低頭默不作聲、只專注於認真看診開刀的機會都沒有,然後對外宣稱醫師人力的流動是醫院的常態, 彰基對此一貫不針對質疑作回應。
彰化基督教醫院長陳穆寬,不只是在霸凌羞辱醫院的員工, 更是在羞辱醫療這個行業的所有人,這原本該是台灣社會最信賴,最受尊重的一羣人。作為基督教長老教會所屬醫院的員工,我們相信, 社會的力量自會珍惜我們這一羣長期守護著全民健康的醫護人員, 也期盼長老教會總會能為台灣人民找回神愛世人,醫療濟世的初衷。

 

 

2022/6/7 彰基公共關係部聲明稿

https://www.facebook.com/CHreporter2020/posts/1060358871319618

各位媒體朋友 平安
111.06.07 – 回應邱足滿醫師及蕭信昌醫師控訴本院聲明稿 – 敬請發布,謝謝。
彰基公共關係部 敬上
回應邱足滿醫師及蕭信昌醫師控訴本院聲明稿
民國111年6月4日本院邱足滿醫師發表公開信函表達對於委任契約期滿不繼續委任一事,因近期正逢台灣中南部疫情達到高峰之際,本院正在全力防疫,本來不予回應,但這幾天邱醫師連續於臉書及透過媒體發布偏頗訊息,對本院防疫事工影響甚大,本院提出以下聲明稿回應,以正視聽,期能盡速平息風波,回歸專心防疫。
目前彰化基督教醫療財團法人共1,044位醫師,自陳穆寬教授就任院長四年半以來,僅4位主治醫師契約期滿未繼續委任,比例甚低,此實為正常人事審酌之結果。
近年來本院深耕在地醫療,以「深根建造‧謙卑服事」精神守護彰化、雲林、南投各地民眾,更遵循蘭大衛醫師以愛為出發點的醫療精神,積極投入偏鄉醫療,依各偏遠地區所缺乏之醫療科別,差派主治醫師前往當地服務。於差派醫師前往偏鄉時,醫師配合度亦列入繼續委任與否評核考量之一,近幾年本院每位醫師均樂意配合且前往較偏遠之分院支援門診。西元2021年12月通知邱足滿醫師,院方安排其支援二林分院每週一節門診,邱醫師同月22日寄郵件給人資處表示「家中有婆婆以及孩子需要照顧,二基離本人居住地有38公里之遙,本調動之往返將深切影響照顧家人,因此無法配合院方的調動,請院方體恤本人家庭狀況,並審酌勞基法調動原則,針對調動一事委由其他醫師擔任」,又找人資主管質疑此調動違反勞基法,經人資主管告知主治醫師不適用勞基法且符合雙方簽訂之契約內容,始勉強配合支援二林分院每週一節門診。又於同月24日以通訊軟體LINE訊息通知皮膚科主管「我打算領完年終獎金之後做到3月10號然後離職」,並在臉書發表不當言論,造成院譽受損。然本次經歷偏鄉醫療支援調度,以及其委任契約原就於2022年6月30日期滿,故經正常程序評核後,院方決定契約期滿不繼續委任。
針對今早蕭信昌醫師發表主題:控訴陳穆寬院長「因為蕭信昌醫師剛開完腮腺瘤的病人,開刀後傷口癒合不好,引來院長的責罵,並禁止住院醫師跟刀…等」,蕭信昌醫師顛倒是非,三番兩次在媒體發表不實言論,以片面之詞企圖藉由媒體貶損他人名譽,因與事實有所不符,茲說明如下:
該病人於2020年因腮腺良性腫瘤(華欣氏腫瘤)接受蕭信昌醫師手術切除,其術前核磁共振攝影,腮腺腫瘤2.4公分,術後病理報告顯示腫瘤未完全取出,僅取出三塊碎片,合計大小共1.2公分,術後病人抱怨手術部位持續腫大,腫塊仍在,所以第一次回診就打開傷口,共經漫長八次門診換藥及一次手術切開引流,病況仍無好轉,於術後一個半月,蕭信昌醫師只好再度安排電腦斷層檢查,報告顯示懷疑仍然有2.8公分腫塊存在,但蕭信昌醫師竟漠視仍繼續門診換藥六次及手術引流清創兩次,病人因為接受蕭信昌醫師手術後已連續治療三個多月仍未好轉,轉而尋求陳穆寬院長門診求助,院長診視後發現上述情形,致電蕭信昌醫師嚴正告知此醫療行為非醫學中心主治醫師應有的水準。幸好該病人經本院另一位主治醫師切除殘餘腮腺腫瘤,病理報告顯示有2.5公分的華欣氏腫瘤被完整切除,手術後十日完全康復,門診追蹤也沒有復發。
除此案例,蕭信昌醫師之前尚有多次爭議性醫療行為,現舉二例:如某一次手術疏失他未出面處理而導致住院總醫師被掌摑;以及另一位病人術後併發症非預期死亡引發訴訟,經院方善後和解。因彰基是非常注重醫療品質與病人安全之醫學中心,蕭信昌醫師多次爭議性醫療行為,實已不適合再從事住院醫師教學行為,故陳穆寬院長指示暫停住院醫師向蕭信昌醫師學習,此處置並無任何不當,惟蕭信昌醫師卻一再意圖散布於眾不實言論,以誇大之詞貶損彰基與個人名譽,企圖掩蓋真實過程,居心叵測不言而喻。蕭信昌醫師離開彰基後,目前已至非醫學中心之較小型醫院任職。
彰基原基於愛護員工的信念,故不對邱足滿醫師及蕭信昌醫師的控訴做回應,但最近各項不實報導,已造成院方之傷害,本院不得已才提出聲明稿回應,並將保留法律追訴權。

 

 

2022/6/8 邱醫師臉書

#幫我家蕭醫師發簡單說明#
關於彰基聲明,做個簡單說明,感謝接手的學妹把病人 處理好,術後感染是外科醫師不想碰到卻又不得不面對的問題,身體組織經過電燒切割與病理切片前福馬林固定脫水的過程,體積必定大幅縮小,以此案子手術沒有切除乾淨,其實是蒙騙外行人。至於被掌摑的總醫師的事件,那是發生在另外一位主治醫師的事件,醫院不但沒有對醫療暴力譴責反而把它作為栽贓的材料令人遺憾。至於發生在20年前的一件手術後全身感染不幸死亡的案例,經地檢署解剖已經不起訴結案。佔用各位寶貴的時間看著彰基的鬧劇實在抱歉

 

待續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