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Updated on 2022-11-29 by Dr. Joseph

接住每一位需要協助的國民 1

每週一上午,是我被安排居家醫療出勤的時段,搭乘計程車前往病患的家。基本上,能夠在信義區長久居住的病患,應該都有基本的經濟實力(至少,把住的房子換成非台北市的居所,應該能夠換到一大筆錢);而病患家中,往往會申請有外籍看護照顧,而且病患也會有獨立的房間。而我,只是“跑”一下,幫病患與家屬節省來醫院的心力,解決一些相對簡單的問題。倘若有比較嚴重的狀況,需要來醫院才能檢查或是手術,也能直接安排(不敢說比較快,只是比較省事)。(病患資料已經過融合與修改)舉最近的例子,病患H阿公,診斷攝護腺癌症之後,意志消沈,不願意出門,或是來醫院進行檢查;經過數次居家訪視與簡單的超音波檢查,化解他「時日無多」的誤會,讓他放心出門;經過幾次治療,已經可以自行前來醫院就診,穩定追蹤。

 

至於病況,可能受到高齡體衰的影響,就不一定是現代醫療可以逆轉/回春。但是,也有部分的病患,病況不佳的原因還要加上非醫療的因素。照護人力不足,照護環境不佳,經濟壓力,病患或家人放棄治療,家人間的嫌隙,造成治療窒礙難行…因此居家醫療的醫師與護理師,就扮演一點點社工的角色,但往往是蚍蜉撼樹,杯水車薪。

一樣是在信義區,一樣可以遠眺101夜景,但是周邊修修補補的屋況,讓我不敢相信這是在首善之區。

接住每一位需要協助的國民 2

 

由70歲的老母親照顧50歲的病患L;他已經中風10年,只能在床上活動,無法言語表達。老母親認為丈夫與其它兩名子女都以去世,所以堅持要在家中照顧僅存的兒子,拒絕去安養機構。但是明顯地,老母親無法挪動臥床的兒子,因此壓瘡也是很明顯。當我進到病家,感受到悶熱,原因是老母親怕冷,所以空調開27度,而L的濕疹就很難痊癒。而老母親能夠尋求的協助,除了老母親的妹妹(當然,也是很老),就是政府的居服員,來家中協助洗澡,並且幫忙拿藥。

我撇見窗邊還有一排快篩試劑,一問之下,才知道那是兩個月前,因為L因為某個原因,需要做快篩,因為老母親不會「戳鼻子」,所以特別拜託老母親的姪子來家裡幫忙做的…至於,為什麼會放了兩個月,沒有收拾?就可以想像居住環境的清潔程度堪憂。

接住每一位需要協助的國民 3

走出病家,我和護理師對於後續的照顧困境,除了擔心,也只能嘆息。想起 2022國慶總統演說”給世界一個更好的臺灣—堅韌之島‧韌性國家” 提到

面對少子女、高齡化的社會,我們逐漸大幅增加預算,全力打造友善的生養環境,提高生育補助及育兒津貼,並大幅增加平價幼托名額;我們也衝刺長照的服務能量,更提出「因應超高齡社會對策方案」。

持續強化社會安全網,接住每一位需要協助的國民,是政府無可迴避的責任。

寫到這裡,我不是想要像政論節目上面批評政府「做得好」或是「做不好」,因為…

我就是那個社會安全網中的一小部分。

能夠接住多少病患,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能做好我自己的角色,阻止或是減緩病患跌落的速度。

 

病患W是失智症的阿婆,由丈夫與看護照顧。她能從臥房走到客廳,坐著,但是會忘記要吃飯,因此體重下滑。看護費用是由三位子女一起出錢的,但是大姐一年來看一次(住在高雄),二姐半年來看一次(住在新竹),小兒子在中國經商,已經三年沒有回來了。因此我只能與W的丈夫討論「是否要放鼻胃管」,但很麻煩的狀況是:他很重聽,記性也不好~基本上就是「隔一天就忘」的程度。

 

病患H是自認身體很好的阿公,住在一樓,能夠在家中行走,只是因為門口有五階台階,所以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出門了。上個月,H在家中浴室跌倒,照顧他的妻子扶不起來,打199請警察來家裡,只是為了把H扶起來。我問起他們的子女:在高雄開店;我聊到可以搬去同住,阿婆簡單兩句拒絕,應該是婆媳問題的緣故。

 

本文寫在九合一大選之前,選後才公開文章,就是不想牽扯到政治問題。雖然大家都知道,政治人物的口號不一定能實踐,但是如果連「喊口號」都做不到,要怎麼集合眾人之力?每當有人提到「狼性」,或是「高精尖」的醫療技術,「強還要更強,猛還要更猛」,就會讓我想到這些病人與病家:

在弱肉強食,優勝劣汰的對比下,他們註定是失敗的一方

但是失敗的一方,是否就應該被放棄?是否就應該被忽視?至少我認為,答案是否定的。儘管這個「社會安全網」看起來很弱,能力有限,但卻是這些弱勢族群僅存的一些倚靠。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